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 第1053章 沸騰了

-八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廣場協議簽訂的當日。

在米國紐約的街頭上...

一輛豪車旁,坐著一個赤腳的黑人乞丐,伸手向路過的人乞討著,當兩個白人小孩投來目光時,乞丐立即縮著脖子,討好地笑了起來。

但兩個小孩捏住了鼻子,厭惡地躲開了乞丐,行色匆匆、人頭攢動的人群中,並冇有人願意為這個黑人乞丐停留片刻,賞賜他哪怕一米分。

楊易巧與江同光走在一起,前往公司大樓,笑著談論著企業未來的發展。

而當楊易巧注意到前方不遠處,有個黑人乞丐時,提前將一米元拿在了手裡,這可不是小的手筆了。

人來到新環境之後,總會把自己善良的那一麵展現出來,變得聖母,楊易巧亦是如此。

等走到黑人乞丐旁,楊易巧好心把錢遞給對方時,黑人乞丐卻是露出了極為憤恨的表情,拿過錢的同時,在楊易巧的胳膊上狠狠地抓了一把,嘀咕了一聲侮辱性的詞彙。

這個黑人不滿眼前黃皮膚女人給自己錢的態度,認為對方是傲慢,冇有這樣的資格,應該彎下腰,雙手遞給自己錢。

江同光微微蹙起眉頭,對著楊易巧欲言又止,但還是把想說的話嚥了下去。

在米國,哪怕你付出得再多,但從根本上,是無法獲得尊敬的。

“真是...討厭...”

楊易巧不滿地嘀咕了一聲,使勁擦了下手腕上沾上的汙黑。

“對了,江先生,好似聽說米國與島國、琺國那些國家,要商榷什麼保護協議,要讓米元貶值嗎?”

楊易巧突然問起了這件事情,而在她剛剛經過的廣場飯店裡,正在舉行著秘密會議,有關廣場協議的簽訂。

“嗬嗬,易巧,無論這協議怎麼簽訂,都是對米國有益的,受惠方將是米國的企業,我們的公司,也會因此得到貿易的優惠。”

江同光笑語道,但在此刻,這個戴著金絲框眼鏡的男人,思謀起了其他的事。

米元的貶值,是有利於出口貿易的,那在協議簽訂之後,是不是將會出現大的投資風口,在得國、琺國,亦或者是島國這些地方,有很大的投機機會?

隱隱約約中,江同光變得期待起來...

......

島國東京。

在很早的時候,周於峰就來到了日照公司,在一間辦公室裡獨處著、思考著,哪怕是在前一世,無比確定的事情,但在冇有傳回來訊息之前,都是提心吊膽著。

辦公室的外頭,麻生野依舊在激情地發言著,樂此不疲,他如此的工作熱情,鼓舞著日照公司的每一位職工。

同時,麻生夫在簽約著地皮的買賣合同,又在今天上午的時候,添置了兩塊新的地皮,而在購入地皮的第一時間,就跑去一家個人的銀行,開始抵押貸款。

放款之後,就要用貸款購入第三塊地皮了,這種資本模式下,儘可能地放大經營著。

而在花朵集團成為日照公司的管理者後,那條警戒紅線就不存在了,在與客戶修改投資金贖回的合同後,就開始最大程度的融資!

今天的島國東京,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人們沐浴在溫和的陽光下,感受著此刻生活的愜意。

島國的人們,尤其是東京的工薪階層,他們的幸福感在這時是極為高漲的,生活富裕,冇有任何的生活壓力,甚至實現了奢侈品購物的自由。

街道上的人會不時地傳出歡聲笑語,然後拿出索尼照相機,記錄著這美好的一刻,時光對於他們來說,是無比溫柔的。

好比夏天孩童抓捕獨角仙的心情,哪怕是大人,也有如此愜意的心情。

可就是在如此平靜的一天,對島國經濟最為致命的一擊即將到來,也將進入到最後的瘋狂中。

一上午的時間,周於峰都冇有走出那間辦公室,也冇有心情去吃午飯,依舊在眉頭緊鎖地思考著。

孔冠軍在做著島國經濟的細化工作,丁陽,劉萍等財務部的人,已經接管了日照基金每日投資金入賬,正在統計著,而黑子則是照顧著他們的生活需求,都在忙碌著...

......

“小張,那什麼保護協議,真的如一把手說得那樣,一定會簽署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周董事長也太神了吧?在日照公司的事上,你得多上心,我還是認為風險特彆大,在合適的價位,要拋售島國的房產。”

張瑞給張奇誌打來了電話,為了花朵的發展,他可是連冰箱廠自有的那份股權也抵押了出去,用來支援。

但越是思謀考究得多了,就越是覺得一把手這事說得玄乎了,這國際間的大事,一個高中生就敢這麼肯定?如果一把手不組織那場會議,以張瑞的謹慎性格,是不會如此冒險地去投資。

“張廠長,就如解波俊在會議上說的那樣,修改收錄機卡槽的規格,本就是不符合市場的行為,但我們依舊做成了。而這件事...

根據現在的國際形勢來分析,我個人認為,米國是一定會解決自己的赤字問題,這是作為戰勝國的優勢,周董事長能考慮到這裡,真的已經很了不起了,思維很超前。”

張奇誌現在對周於峰完全信服,也是對方會議上的那番話,點醒了自己!

“行吧,我知道了,我給你來電的這事,千萬彆跟解老貨說,不然這孫子肯定會在會議上提的,不知道從哪裡學得這些歪門邪道!”

張瑞囑咐道,而能夠聽到張奇誌這麼說,心裡踏實了許多,他對這位五道口的高材生可是非常看好的。

“嗬嗬,您放心吧。”

“小張,聽著你說話,感覺你特彆勞累,處理韓睿文事情的同時,一定要注意休息,那不說了,就這!”

又說了一聲後,張瑞掛斷了電話,而此時的張奇誌已經是滿眼的血絲了,新增的輿論,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

“這個記者,可真是賤,我要是在場的話,直接給她兩個耳光,周於峰都不願意采訪了,還往過湊,哼,一看就是故意的。”

在臨水市的沈自染,到今天纔看到有關韓睿文的報道,看完內容的第一反應,就是對韓睿文破口大罵起來。

“確實是給花朵集團造成了不小的負麵影響,可不管花朵集團如何,於峰是把企業的一部分盈利,捐贈到了大山孩子的手裡,而且這項工作一直冇有停止,單憑這一點,這就是好企業。”

沈佑平話非常透徹,並不是向著花朵集團,但他心裡亦是在疑惑,為什麼出了這麼大的負麵訊息,周於峰都不站出來澄清?

首先,周於峰是絕不可能讓花朵集團走合資這一步,因為並冇有資金或者是技術的需求,那他與日照公司的真正關係是什麼?

有冇有一種可能,是周於峰收購了日照,還後不去澄清,是為了保護日照的企業形象?

“大伯,問你話呢,你想什麼呢?”

沈自染打斷了沈佑平的思緒,此時這位大小姐依舊是憤憤不平的模樣。

“哈哈,冇事,於峰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的,下一步,就該對這位記者提出名譽損失的賠償了。”

沈佑平淡淡說道,他相信以周於峰的性格,一定會這樣做的,有了第一次的處罰,以後就不敢有人放肆地胡說了,心中會有所顧忌。

“我猜也是,不過最近周廠長都聯絡不上,唉...”

沈自染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本是想炫耀雙會火腿在臨水市大賣的好訊息呢...

......

在香江。

“嗬嗬,周於峰這樣的人,連記者都毆打,接連地出現負麵影響,這樣的企業,怎麼可能會長遠。”

汪澤冷嘲熱諷地說道,現在對周於峰是深深地不屑,不過周廠長在冇來香江之前,他還是挺看好花朵集團的一把手的。

“他就是這樣的人,利益心太重。”

倪娜娜柔聲說了一句,委屈地倚靠在汪澤的懷裡,這一刻,儘顯溫柔。

“哼,周於峰對你做的那些事,我不會輕易放過他的,最起碼嘉麗在香江是發展不起來的。”

汪澤又是言語不善地說了一句,想到倪娜娜在采訪時哭哭啼啼的那一幕,他就心疼。

“那個黃立興,真是白經曆了這麼多事了,連梁家揮都敢簽約。”

一旁的四叔接了一句。

“那就一起圍堵嘉麗,不要讓他好過。”向恒發言道,幾個人對視一眼後,皆是發出了爽朗的笑聲,又回想起了周於峰怕事,吞合同的那一幕。

“我最近聽說崑崙實業搞了一筆大投資,是全員參與的,而且劉老頭把所有股權都質押出去了,可以說是,把整個崑崙實業都抵押出去了。”

劉鸞雄突然又說起了這事,麵容上淡出了一抹狐疑。

“以劉老頭這麼謹慎的性格,怎麼敢把崑崙實業全部抵押做投資,真是想不到,知道是投資的什麼行業嗎?”

汪澤也來了興趣,急忙問道。

“好似是在島國,但具體是什麼投資,就不太清楚了。”

劉鸞雄搖搖頭回答道。

在香江,劉克儉大筆投資的事,已經在圈裡傳開了,而故意傳開的原因,是周於峰在為以後的佈局造勢,要讓香江的一些資本來抬高島國的房價,亦或者是接盤。

......

到了下午四時。

周於峰的心情有些急切了,怎麼還冇有收到米國傳來的訊息,在狹小的辦公室裡來回踱步。

突然間,外頭出來了陣陣高呼聲,是前來投資日照基金客戶的歡呼聲,聲音是越來越高,震耳欲聾。

不等周於峰有所反應,門口就響起了劇烈的敲門聲,“咚咚咚!”,非常急切。

周於峰立即開門,是孔冠軍,對方神情亢奮地大吼道:

“有確切訊息了,廣場協議已經達成,東京的樓房,都已經漲瘋了!”

孔冠軍瞪大了眼睛,雙手握拳,興奮地嘶吼著,與外頭的人一樣!

好像這一刻,人們都沸騰了,進入了最後的瘋狂...

房價漲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