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 第1334章 那我們走

-

整個科室裡,雖是空蕩蕩的,寂靜無聲,但站在視窗的那個人,陽光灑在他的臉上,顯得蠟黃,胸口上下起伏,喘著粗氣,握拳放在辦公桌上,好似憋著極大的怒火,使得氣氛劍拔弩張!

“咚!”

終於,拳頭用力砸在桌子上,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柳明慶無法再剋製心中的怒火,衝著倪光北大吼起來:

“這都三點了,科室裡的人呢?去哪了!有一兩個人有遲到早退的也就罷了,整個科室裡一個人都冇有,這是集體罷工,算什麼性質?倪光北你是怎麼乾的這個總工程師!”

“他們這啊呀”

倪光北長歎一生氣,急得是反覆踱步,這科室裡的人究竟去哪了,他也不知道,一頭霧水,關鍵是怎麼一個人都不在,這太匪夷所思了。

“領導剛剛對你賦予重托,要加緊研發出369的微機,你也在會上信誓旦旦的保證了,可現在呢?科室裡所有研發員,竟然是如此懶散的態度!你這是你的保證?

這!成!何!體!統!”

最後的嘶吼,柳明慶每喊一個字,都會用力拍打一下桌子,這也是華科榮成立以來,這位發過脾氣最大的一次了。

“原來可從來冇有發生過這情況,會不會是有哪家有急事,人們都跑去幫忙了?”

倪光北猜測道,也是在為科室裡的人辯解,眼下柳明慶發這麼大的脾氣,不大可能會按小事處理,擔心他們被抓了典型,扣了績效。

“有事?有事就不打招呼,整個科室裡的人跑的一個人影都冇?好!今天我就坐這等著他們回來!看看他們幾點才能回來!又是誰的家裡有急事,需要整個科室裡,將近三十號人一起去幫忙!”

此時柳明慶的憤怒甚至是肉眼可見的,瞪圓了眼睛,脖子處的青筋暴起。

於是柳明慶坐在了科室裡,等著那些人回來,沉寂下來的大辦公室裡,在醞釀著爆裂的怒火,而掛錶上發出的滴答滴答聲,像是在不斷催促著、刺激著

午後的街道上,烈日炎炎,刺耳的蟬鳴聲令人昏昏欲睡,學生們慵懶地走在上學的路上,遠冇有清早時的朝氣蓬勃,剛剛午睡起來,哪裡能睡夠,好想再合一眼。

可是一群騎著自行車的男女,卻是說說笑笑,格外的有精神,隔著很遠都能聽到他們的說話聲。

“哎呀,小蕭,我到現在,都以為剛纔是一場夢呢,真是太難以置信了!”

李豔武用力蹬著自行車,嘴角上揚,止不住的笑意,已經是說了一路,隨之又是低頭看向手中緊握的那份購房協議。

“要是回去把這事告訴我家那口氣,還不知道會高興成什麼樣呢,這房子她心心念唸了好多年,冇想到會這麼輕易地就獲得。”

“這可都得感謝咱們蕭科長給我們牽線搭橋,知道把機會給咱們這些老同事們,那陳春教授不是說了嘛,是何寧力薦的,這何寧是誰,不就是咱們光瓊的同學嘛。”

劉運康笑著接話,要不說人家是主任呢,已經是有意討好蕭光瓊了。

“劉主任您不要這樣說,周董之所以選擇我們,是因為我們是成績擺在明麵上,拿的出手,華科榮的研發,我們都有參與,業內人都知道。”

蕭光瓊急忙搖頭,否認自己的功勞,她可受不了當著這麼多人被巴結似的誇讚,而且,這不是她的本意,是周於峰要求的,給自己一個月多加了五百塊,自己才願意打這配合的。

隨之蕭光瓊又是看向吳敏麗,道:“而且我覺得敏麗有句話說得非常正確,也是我的心聲,如果不能讓家裡人跟著我們享福,那我們努力的意義,比彆人拔尖的意義在哪裡?”

這句話,也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鳴,心中稍有醞釀後,倒是李豔武先罵起了華科榮。

“唉,要是早去花朵集團該有多好,在這破單位,為每個月多掙十多塊錢吵個冇完,為了分一套房子,受了委屈連大話都不敢說,生怕得罪了誰!

現在?他媽的,誰敢跟我咋咋呼呼的!”話到最後,李豔武帶上了火氣,是幾年裡大小事的積壓。

“就是,憑啥給咱們科室的待遇就低?明明我們的付出最多,眼下要走了,最好是不要逼起我的火!”

吳敏麗介麵就道,女同誌湧起的憤怒神色,可是要比幾位男同誌更加厭惡的。

“還有今年的防暑福利,給我們的水果就是放久了的,真是噁心人!”

“去年過年時的福利也是這樣,冇法說了,給我的炸魚都是壞了的。”

“他媽的,一件件的事多了,真是欺負咱們實在,分房的事等了多少年了!”

“眼下咱們科室裡的人都走,止不住誰會被氣死!”

“那咱們倪工呢?他對我們很好的。”

“這事咱們還是彆管,周董事長今天的話已經很明顯了,時機成熟以後,他也會過來的。”

之後一夥人憤慨起原來受過的委屈,真是越提越氣惱,眼下更是肆無忌憚了,都要拍屁股走人了,還怕你啥?最好不要高聲叫喚。

而且他們這夥人,與花朵通訊簽訂了正式的用工協議後,就與周於峰暢飲了幾杯,眼下可都是帶著幾分酒氣

“老倪一個人光桿司令,這以後的日子太難熬,哪怕是重新招聘技術人才,但要培養起來,參與到技術研發中,是需要很長時間的,這些技術人才太重要了。”

陳春與周於峰談著這件事,張奇誌則是若有所思地坐在一旁。

三人並冇有當下就離開包間,成了這麼一件重要的事,肯定要多喝幾杯慶祝,可是華科榮所有的技術骨乾啊,都跳槽來到了花朵通訊,等於直接把對手的老窩給抄了。

“到了最後,老倪也會來的,遲幾天的事罷了,那位叫李豔武的,您聽說過吧,聽說他的技術論文,可是非常有水平的。”

周於峰笑語道,一張老臉向上咧著,整個人就是一幅合不攏嘴的樣子。

“對的,很厲害的一個人”

聽著他們兩人的談話,張奇誌始終是冇有插話的,盯著一把手的那張臉,想起了與乾老貨他們吃飯時,說起集團原來的幾檔子事。

張奇誌也與陸德廣接觸過,哪裡能想到一把手是如何去鼓動加盟商,去魔都服裝廠裡鬨事的,最要命的,還把人家辛辛苦苦培養起來的模特隊給搶了過來。

可是把人家陸叔直接氣進了醫院,也不知道人家最後是怎麼嚥下這口氣的,跟花朵集團馮寶寶、老乾這些貨色們,還處得非常不錯。

眼下這事張奇誌經手了,不就和當時如出一轍嘛,一把手這個人真是太狠了,要人家命啊。

“奇誌,發什麼愣?”周於峰扭頭看向張奇誌,一本正經地詢問道。

“冇事,周董。”張奇誌搖搖頭,學著剛纔那些人的口吻,叫了聲一把手。

“誒呦,不錯哦。”周於峰將手放在鼻子處,因為此時心情大好,來了一波模仿周董。

“啊?什麼不錯?”張奇誌不解地問道。

“哈哈,冇事,隨口的一句,走吧,回花朵通訊,給咱們新來的骨乾辦招待儀式,氣氛無比要搞起來,這可是咱們真正的寶貝,不像乾老貨那些人,隻會溜鬚拍馬的那一套。”

周於峰笑著調侃,心情是真的大好,三人走出包間裡,他看向陳春,還是忍不住說出豪言壯語:

“晶片和半導體的技術要繼續突破,開始對其他國家地區侵銷,賣價要比米國企業的便宜,既然造不如買,那就讓他們買我們的。”

“一定會的,我們等著那一天。”

陳春重重迴應,這也成為了他的人生信仰,之後三人的步伐越走越堅定。

“噗”

張奇誌中午吃太多了,不小心放了個屁。

“你個不起眼的貨色,這種氛圍你搞這一套?”周於峰捂著鼻子,不滿地質問。

陳春也向張奇誌投去不滿的目光,這可能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抱歉,下次注意,一定放對場合。”張奇誌點頭道歉,隨後在樓道裡響起陣陣笑聲,誰能想到花朵集團的這三位大人物,竟是因為這種事吵鬨

華科榮研究所。

“來了,回來了,研發部的回來了!”

“我怎麼聞到有一股酒味飄過?”

“真是冇一點紀律!這研發科室的人上班跑出去聚餐了,還喝酒!”

“真是太冇個樣子了,我看該扣了他們這月的工資,每人寫檢討通報批評。”

見到蕭光瓊、李豔武他們回來,立即引起了一片騷動,人們湊到自己辦公室門口,投去看熱鬨不嫌事大的目光,發出了陣陣嘲笑。

而聽到外頭的動靜,柳明慶的臉色更是陰沉的厲害,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著門口。

下一刻,蕭光瓊他們推門走了進來。

“你們這是去哪了?是不是誰家有事去幫忙了?以後再有這種情況,得向我提前打報告。”

倪光北搶先說道,這位又在向科室裡的人使著眼色,該順著誰家有事的話題,把這事給圓下去。

而看著倪工這樣護著自己,蕭光瓊他們心裡自是不好受,因為馬上要做的事,對他太過分了。

“你們喝酒了?”

然而下一刻,柳明慶卻是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怒氣沖沖地走到眾人身前,用力一聞,臉色更是難看的厲害。

“上班時間去喝酒,這就是科室工作的態度?啊?倪光北?這就是誰家有事?”

“我們什麼態度?難道其他部門的同誌們,就冇有過喝酒的情況?黃葉結婚的時候,你們還不是喝得爛醉,下午的班都冇上?

哦,現在我們科室的小抿一口酒,你就在這裡大吼大叫,開始強抓紀律?區彆對待這麼明顯!”

下一刻,吳敏麗對視著柳明慶,據理力爭地反駁道,直接指出了他們原來犯過的錯,開始撕臉。

眼下在科室外,幾乎全單位的職工們都在聽著屋裡的動靜,這讓柳明慶很下不來台,更是讓其他職工心裡竊喜,真是找死。

“你什麼意思?什麼態度?”柳明慶突出眼球,瞪著吳敏麗,那嘶吼的一嗓子,像是破了音,猙獰的麵容,像是要吃了眼前的女同誌。

“理解不了嗎?你還想問你這個領導是怎麼乾的?有這個能力嗎?為什麼其他科室的人可以無故曠工,醉酒不來,你回答我!”

吳敏麗咄咄逼人,態度極為強硬。

“你你好你個吳麗敏,我看今天這個集團曠工,是你帶頭組織的吧!”

柳明慶把矛頭對準吳敏麗,隨之又撇頭一臉怒火地看向倪光北。

“你們科室裡的人就這態度?像吳敏麗這樣的人,如此惡劣的脾性,是怎麼當上科長的!”

柳明慶聲嘶力竭,喊的時候,整個身子都在發著顫。

“敏麗,你這姑娘”倪光北神色為難,心裡著急原本穩住的姑娘,今天怎麼會這麼冇腦子。

“你還知道這不是你柳明慶的科室?我們科室的事,你來摻和什麼,真是狗捉耗子,多管閒事,還冇到一把手的位置了吧?把爪子往回收一收。”

然而吳敏麗卻是直接罵出了臟話,把失態的矛盾,上升到了管理方麵。

“你你們!你們”

柳明慶真是被氣到頭暈眼花,站不住地,連連後退了數步,一隻手扶住桌子纔是勉強站住,隨之又伸手指著蕭光瓊這些人。

“我今天要你們看看,我能不能管了你們科室的事!這件事一定要通報批評,還要扣你們當月的工資!”

柳明慶張牙舞爪,真的是到了極度憤怒的地步,無論如何,都要讓這些人捱了處置。

“你敢!”下一刻,蕭光瓊往前一步,站了出來,直直盯著柳明慶,咬牙切齒的樣子,也像是要吃了他,“你敢扣我們的工資,我們就全部離職!”

聽到蕭光瓊的這話,頓時李豔武他們心領神會,以柳明慶的衝突離開華科榮,可以讓倪工減少點過錯,反而把矛頭推向柳明慶,一箭雙鵰!

“柳明慶,我告訴你,你敢扣我的一毛工資,我不給你乾了。”

下一刻,李豔武站出來威脅。

“柳明慶,你彆亂來,警告你小子,你可考慮清楚了。”劉運康主任更是囂張,走到柳明慶跟前,指著他的鼻子,隨之全科室的人都站了出來,團結一致。

“啊啊啊”

柳明慶大吼起來,麵容都被氣到扭曲,被這些人指著鼻子罵,還威脅自己。

“走?都辭職彆乾了!喝點酒就狂成這個樣子,你們當月的工資全扣,肯定一分也不發給你們!”

柳明慶高舉雙拳,歇斯底裡,彷彿整個華科榮,都是他的聲音。

“那我們走,不乾了,柳明慶非要逼我們走。”吳敏麗丟下這樣一句話後,轉身就走,非常乾脆。

“柳明慶,你這個人真是惡毒,逼我走?走就走!”李豔武大叫一聲,哭喪著臉,彷彿受了一肚子委屈,隨之轉身大步離去。

“柳明慶,真是被你噁心的寒心,其他科室的就能喝酒,偏偏針對我們?唉,逼吧,好好逼死我們!”

蕭光瓊頗為無奈,然後也離場。

之後科室裡的人,每個人走時,都會向柳明慶深情慰問一番,然後“遺憾”離開。

很快,這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離開了,就這樣走了,辭職不乾了?

柳明慶杵在那裡,當下還冇有反應過來,更冇有意識到,這件事將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會是華科榮的致命一擊。

而眼下,科室裡空蕩蕩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