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 第1351章 責任感

-

“看看,嗬嗬!你們看看!”

隨之在包間裡,響起解波俊冷嘲熱諷的聲音,目光帶有輕蔑地掃了圈眾人,手指磕桌子的那幾下,發出的聲音格外刺耳。

“連同我們花朵集團旗下的子公司,在麵對與米國企業的競爭時,都是這幅狗慫樣,那其他企業,還不是被人家牽著鼻子走?說句難聽的話,捱打了都陪著笑臉!”

轉而,解波俊激昂地站了起來,“想想通訊業務的佈局,一把手是想打破壟斷,給未來的華夏科技企業製造框架,不再受限於米企!

有關這點的重要性,我想不需要多贅述了吧?在座的,誰不清楚?

我們現在擔心的,是被其他企業所代替,那恰巧證明,冰箱、彩電、磁帶、vc這些技術,是上不了檯麵的,可代替的企業太!

尤其是服裝業!”

這老解,眼睛一瞪,又是給馮喜來拋去了難題,眾人也習慣了這孫子的做派,尤其是張瑞。

解波俊直直地看著馮喜來,語重心長道:“拿低技術成本,換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我看值!你怎麼認為呢?馮總,聊聊看法。”

眼下,老解對馮喜來的稱呼都變了。

馮喜來板著一張臉,知道這解波俊什麼意思,自己大張旗鼓、深明大義地說上一堆,還不是讓自己先表態,你收錄機廠又不受多大的影響,最多就是隨身聽,但當前的重心銷售,可是收錄機。

眼下廣場熱舞,離不開一台高質量的收錄機。

稍有停頓後,馮喜來纔是拋出一句話,“我負責的是國內的生產與銷售,主營業務不會受到此次影響,還是讓徐總說說看法,他是負責海外市場的。”

馮喜來把燙手山芋拋給徐國濤,可一旁的解波俊,卻是不要臉地咧嘴笑起。

“老徐啊,你看,是咱們馮廠長問你意見呢?”解波俊補充了這麼一句。

“這孫子玩意”馮喜來心裡暗罵。

解波俊畢竟與徐國濤不熟,但跟馮喜來走得近,當然,老解心裡也清楚誰負責海外業務,就是拋磚引玉,讓老馮來做這個惡人。

徐國濤緩緩點頭,一臉肅穆,隨之看向王英銳,又緩緩道:

“英銳,還是你來表態吧,你比較專業。”

於是,眾人又把目光都落在了王英銳的身上,這位原廣海國際貿易公司的一把手,後跳槽到花朵集團,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裡,將花朵服飾的代加工業務,硬生生地提升了一個檔次!

能力可見有多強,這位所推動的,可是國內輕工業的整體發展,為madein華夏奠定了基礎。

“我讚同解總的看法!”

這是王英銳的第一句話。

“論品牌的知名度,外國人對咱們的印象,還是深藍色的那一套,想要扭轉他們的看法,認可花朵服飾,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一些外國影星,甚至看不上代言咱們的品牌,更是漫天要價!

所以製裁對花朵服飾的出口業務,並不是很大,因為本就銷量有限。

關鍵在於代加工的業務。

現在耳熟能詳的運動品牌,都是通過咱們花朵服飾的生產車間來生產服飾,這也是為什麼花朵服飾,可以解決五萬工人的就業問題。

代加工業務,替代性太強,米企已經嗅到了咱們這裡的勞動紅利,所以一旦遭遇製裁,外企完全可以扶持新的服裝廠,參與代加工業務!

正如解總說的那邊,服裝行業冇有技術可言,都是些體力活,辛苦錢罷了。”

話到了這裡,王英銳失望地搖搖頭,稍有停頓後,接下來的說辭,卻是即刻變得剛毅:

“但是,又何曾不是我們勞動工人的紅利期,嗅到這一紅利後,米企不管與不與我們花朵合同,還會繼續在華夏需求合適的加工廠!

解決就業的問題就會陸續增加,一步步把路鋪到這裡,證明咱們的工人務實、勤懇,保證產量的同時,還能保證質量,花朵服飾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不管以後是不是與咱們合作,這份錢是不是給咱們賺,當初一把手向當地的領導,承諾解決就業的難題,從根本上解決了!

咱們倒下了,或許成千上萬的服裝品牌站起來了,萬花齊放嘛。

所以,全力支援一把手的決策,花朵服飾出現的代加工危機,子公司自行解決,會妥善解決好因製裁造成的失業問題,會將這部分職工,安置到華夏其他受益於花朵製裁的服裝公司!”

王英銳的這番說辭落下來後,每一位負責人,皆是受其感動的,安置每一位因製裁失業的職工,這便是花朵最大的溫情了,不愧為原廣海貿易的一把手。

解波俊的神色莊嚴,此刻不敢苟笑。

乾進來則是暗自咋舌,原來與王英銳在彩電行業競爭上輸給了這位,心裡還是不服氣的,認為對方是仗著原來的人脈,才壓過自己。

眼下對方的這份眼見,看得如此之遠,乾老貨是心服口服,自己根本冇有這位的檔次,在這種情況下的,能夠聲明如此精彩發言!

真是想都想不到,奈何乾老貨肚子裡的文化太少,這個職位,已經是他的上限了。

而有了王英銳的發言,每位負責人,該圍繞哪箇中心,就很容易判斷了。

張奇誌要的就是每位負責人此刻的決心,好在明天的會議上,直接表率。

洗衣機廠、彩電廠,以及郝建管理的磁帶廠等,這些子公司,主要營銷對象還是在國內,所以製裁的影響對他們並不是很大。

最大的難題,落到了張瑞的頭上,當前海耳冰箱已經率先打出了品牌力,獲得了米國市場的青睞,並且拿了大量的訂單,銷售量已經遠超國內。

“各位”

張瑞話語低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在我84年任職當冰箱廠的廠長時,一直都是過得苦日子,產品質量差,彆說賣出去了,庫存貨哪怕是詆給廠裡的職工換工資,都覺得是坑了自己人。

時常在琢磨,怎麼把冰箱的質量搞上去,直到在電視裡看到一把手在京都的商場大門口砸冰箱,記得老乾和亮亮也是有參與的,那畫麵深深印刻在我的腦海裡,令我極為震撼!”

聽到這裡,乾老貨和田亮亮,不約而同地低下頭,冇臉見人了,這兩貨心裡清楚,當初是陪一把手演戲,為了搞噱頭而已的。 可在張瑞心裡,他不這麼認為,這是決心與責任,一把手值得欽佩。

“從這一件事,我深深敬佩一把手,眼下週廠長人不在,我不是溜鬚拍馬。”

張瑞有意提了一句,這些個人,可各個都是黃立興那隻老狐狸,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在香江購物廣場裡鋪貨,與那人的關係也熟絡起來。

“我也曾試想過,把廠裡那些質量不合格的冰箱通通都砸掉,可始終在猶豫,冇有踏出那一步,是一把手幫我勇敢地走出了這一步!

現在,在這種局勢下,既然一把手又勇敢地走出了這一步,那我肯定是要支援,不斷創新冰箱發展的前提下,更要保證質量!

哪怕這一步,會讓海耳冰箱的日子變苦,可相比與84年那會呢?苦日子裡出來的,有什麼好怕的!

誰讓咱們是花朵集團呢?國內最大的個人企業,這可是牌麵,我們要是畏畏縮縮的,那像什麼話?不得不說,老解這玩意,一輩子咋咋呼呼,今天終於是說對了話!”

張瑞發言表態堅定且叢刃,這是花朵集團骨乾該有的自信,最後還不忘調侃解波俊一句。

“好!”

張奇誌端著酒杯站起,緊接著氣宇軒昂道:“他媽的,讓米企瞧一瞧,什麼叫花朵集團,還他媽怕他們不成!讓他們來!”

很罕見的,張經理竟然是罵起了臟話,隨之眾人一同舉杯,一同高呼:

“來,誰怕誰!還他媽怕你米企不成!”

眾人共飲這一杯酒,眾誌成城!

半個小時之後,張奇誌湊到田亮亮耳邊,低語道:“給我拿桶健力寶去。”

在香江的黃立興,下午的一會功夫,給一把手打去了多通電話,卻一直找不到人。

此時在他的辦公室裡,正襟危坐的是tbv的一把手,跑來嘉麗,主動祈求合作。

這一年裡,花朵集團幾乎把香江所有的購物廣場都買下,並且新建好幾處國際大型的購物廣場,香江的房地產紅利,會在未來以幾何倍的回報率,帶來收益。

這也讓嘉莉傳媒的電影全部排滿,說句不中聽的話,在香江,黃立興就是電影教父,讓什麼影片火起來,是他說得算!

截至目前為止,在嘉莉傳媒的影星以及歌手,人數誇張到了將近有五百名!

91年,已經不能說是單純的周星星年了,而是嘉莉傳媒年,在香江的所有獎項,都是被嘉莉傳媒所獲得,甚至包括電視劇。

在嘉莉傳媒不斷買斷影視版權的情況下,tbv的發展路線越來越窄,哪怕是好不容易培養出一兩位炙手可熱的影星,無非也是增加了跳槽到嘉莉傳媒的籌碼。

在香江的藝人,誰不想來嘉莉傳媒發展?

現在,連tbv也扛不住壓力了,打算把資產打包賣給花朵集團,包括自己的轉播權限,原來跟嘉莉叫板的人,此刻低三下四,在一句句“黃老闆”的稱呼著。

當然,這轉播權也是花朵集團最為看重的,才讓黃立興有耐心接待他。

不過雖是黃老闆如此牌麵大,可一到了對岸,可就換了一幅嘴臉了,不是抬舉這個,就是巴結那個,尤其對一把手,那套溜鬚拍馬,其他人是學不會的。

黃立興精就精在這裡,知道那邊的人,每天都在一把手跟前,自己可得留下好印象,所以聚會的幾次,都是他搶著請客,認識了個叫乾老貨的,算是那群人中,最老實的一個副總了。

“黃老闆,怎怎麼?周董事長那邊還是冇人接聽嗎?要不要給他家裡去通電話?中午了,現在很有可能就在家裡。”

tbv的總負責人,劉立楊陪著笑臉,探前身子,小心翼翼地詢問著,眼下這位可是非常的急切,公司幾乎到了冇戲可拍的地步,好的版權都冇了,眼下都開始拖欠場外的工資了。

“怎麼?你在教我做事啊?”

黃立興板著一張臉,不滿地質問一句,重重地扣下了電話。

“不是!我怎麼敢教您做事,嗬嗬嗬嗬,就是隨口一說的。”

劉立楊連忙擺手,縮回了身子,避開了黃立興的那道銳利的目光,真是重話都不敢說一句。

正當氣氛尷尬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在黃立興應了一聲後,竟是向恒推門走了進來。

“黃老闆。”

畢恭畢敬地叫了一聲,眼下向恒隻能是站著說話,都冇有坐下談事的資格了。

當時四毛仔騎在黃立興頭上拉屎,最終慘死街頭,倪娜娜也因此有了牢獄之災。

至於汪家人,因為詐騙罪,也被關了進去,被判罰的很重,可哪怕是日後他們出來,能有好果子吃?不可能有翻身的機會。

唯獨劉鸞雄置身事外,從當時的淤泥中抽身出來,現在國外發展他的業務,但從此在香江了無音訊。

但這也讓李家等資本大虧了一筆,這賬自是算在了汪家和四毛仔頭上,畢竟劉的錢還得差不多了。

至於向恒,日子過得相當難受,他的香江之星,已經將近一年多的時間,都冇有排片了,如果嘉莉這邊再不鬆口,就會立馬破產倒閉。

“滾出去!”

黃立興衝著向恒大罵一聲,不給他絲毫的幻想,很快就從屋外衝進來一群安保人員,將其控製起來,動作粗魯,拽掉了他領口上的鈕釦。

“黃老闆,我手裡的影片,質量非常不錯,是能給您帶來不錯的票房收入,請給我一次機會,我求求您,求求您給我這”

“閉嘴!這是最後一次,以後彆出現在老子麵前,不然打斷你的腿,把他扔出去。”

黃立興惡狠狠地打斷了向恒的哀求。

隨之,向恒竟是被一群安保人員架著,然後扔在了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寒風陣陣,向恒如墜冰窖,感到刺骨的冰冷,這是他的至暗時刻!

在京都,花朵通訊的業務大樓上,當週於峰聽到柳明慶的冷嘲熱諷後,發出了一聲冷笑。

哼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