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 第657章 一起唱

-電視機裡,韓睿文款款走到主持人身邊,向著鏡頭擺擺手後,又輕輕地彎了彎腰,穿著得體、正式的衣裳,臉頰兩側被曬黑的紅斑,並冇有塗抹掩蓋,可就是這樣的打扮,散發出一種彆樣的氣質。

與平日裡京都大妞的性格,有極大的出入,此刻的韓睿文看起來沉穩且穩重。

聽得女主持介紹完韓睿文的身份後,後者滿帶笑容地說了起來:

“第一次作為受訪嘉賓,還是被同事采訪,這樣的感覺真是太奇怪了,不過,擁有這樣的機會,把山區裡孩子們的故事,傾訴給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在這一刻,我的使命是巨大的!”

而話語說到最後,韓睿文的神情又變得動容。

“睿文,你前段時間去臨水市出差,乾了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與你同行的,還有哪些人,又遇到了哪些感人的事了呢?”

主持人繼續問著,也同時招呼著韓睿文坐在了沙發上,彼此對視。

“這一次同行的,有花朵服飾、夏為外貿的幾位同誌,是他們組織起的這次資助活動,讓我參與到其中,瞭解到有太多的山區孩子,需要我們的幫助...”

韓睿文繼續說著,感情也瞬間投入進去。

而花朵服飾、夏為外貿,這些名稱,再一次地落到了電視機前觀眾們的耳朵裡。

“啪”的一聲,一間辦公室裡,響起了清脆的聲音,隨之一旁的電話掉在地上,發出滴滴滴的聲音來。

沈佑明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林元肯的話也戛然而止,兩個人直直地看著電視,而就在前幾秒鐘的時間裡,兩人還在沾沾自喜豐山山的事!

“什麼!”

沈佑明高呼一聲,從辦公桌裡走了出來,站在電視前,聽著電視機裡女人頗為動容的說辭,扭頭看了一眼林元肯,急著要說話時,濃痰卡到了喉嚨,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咳!”

用力咳了幾聲,沈佑明顧不得這些難受,指著電視機,表情猙獰吼了起來:

“這個女人在胡說什麼?捐款?周於峰什麼時候乾的這些事!死老鼠什麼意思!這種冇腦子的貨,嫌自己的命太硬嗎?替死鬼給他的教訓還不夠!”

林元肯不由得後退一步,不敢多言,但此刻的表情凝重。

沈自強他們兄妹三人,也在看著電視,聽到花朵服飾、夏為外貿的名稱,皆是露出驚訝的神色。

沈自染緊抿著嘴,神色慌亂,不好的預感從心底湧了上來。

想起上一次,周於峰專訪之後,把雲喜推到了老百姓的對立麵,那這一次呢?

在浙海市。

沈佑平和曲貴餓兩位,就這樣安靜地看著,對沈佑明的猜測還一直在心裡懸著,又聽到如此敏感的詞,事情一件件地開始發生!

此時從腳底竄起來的膽寒,一直蔓延到了全身,沈佑平從來還冇有過這樣的感覺,關於沈佑明的事,一件件浮現起來。

......

韓睿文繼續聲情並茂地說著,所有人的情緒,在跟著她的話語再走,當電視機裡出現一張小女孩的照片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那雙眼睛上。

“她叫白和安,當時到訪的第一個家庭,孩子太懂事了,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當時看我的眼神,孩子所有的希望,都在那雙大眼睛裡。”

田亮亮低沉說道,看著那張照片,深吸了一口煙,隨之煙霧飄散在他的麵容上,讓人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但仔細看的話,他拿煙的那隻手,微微抖動了下。

乾進來等人也不再多語,所有人都在安靜地看著電視,那張照片,讓人的心情變得沉重。

在京都的某一處高乾家庭裡。

叫高教授的一位老人,在這個時候,不免看向與白和安年齡相仿的孫女,此時自家的孩子正在吃著零食,悠閒地躺在沙發上。

“那孩子跟楠楠的年齡應該差不多吧?”

高教授緩緩說道,拿下老花鏡擦了又擦,一些往事也湧上心頭。

老人身後的子女們,寵溺地看了眼叫楠楠的小女孩後,便繼續看起電視,隻有他的愛人接起他的話題:

“孩子們的年齡都差不多,唉...離開臨水市都多少年了,冇想到那地方還是那麼苦,鄉鎮裡隻有一所學校,要是下大雪或是大雨,山裡的孩子們該怎麼辦!”

很顯然,那位老人,高教授,以及他的愛人,是在臨水市待過些年月的。

這個時候,韓睿文又說起了那位令人佩服的女校長,杜問春的事蹟。

“當時...當時,田經理隻是隨口問了一句,冇成想,杜校長竟然能記得每一個孩子們的名字,念幾年級,家裡什麼情況,杜校長都能記得!

對於杜校長來說,花朵服飾讚助的那些錢,就是救命稻草,讓孩子們繼續學習的希望,而杜校長這樣的奉獻精神,照亮了孩子們的路。”

韓睿文的聲音變得哽咽,已經有淚珠在眼眶中打轉。

動人的話語,讓人們的腦海中,想象出了一幅畫麵,艱苦的環境下,那位女校長在給學生們上著課。

“一個鄉裡纔有一所學校,離得遠的孩子們,上學是要翻過兩座大山的,往往到了學校的時候,都已經上了兩堂課了!

我們的...我們的孩子們都太苦了!”

繼續說著,鏡頭下的韓睿文情緒明顯已經失控了,同時切換出了杜問春的圖片。

蓬頭垢麵的形象,與大多數人的想象是一致的,哪裡像是四十歲的年齡,眯著眼睛看著鏡頭,手裡的課本卻是死死地抓著。

可這時,那位高教授一下站了起來,指著電視,又看向他的愛人,“啊”了一聲後,費力地嚥了口吐沫,高呼道:

“老伴,你快過來看看,這就是小杜吧,我教過她呀!”

名字可能會淡忘,但熟悉的麵容出現後,就會勾起回憶!

“小杜?”

老伴趕忙站了起來,彎著腰湊到電視機前,定睛看了幾秒後,尖叫出了聲,用力地拍著大腿:

“哎呀,是小杜,用紅頭繩紮辮子的那個女娃,冇想到她留在山裡了呀。”

“是啊,一邊當校長,一邊當老師,太了不起了,唉...”

高教授最後一聲歎息,瞬間就紅了眼眶,山裡教書的那段日子,真是太苦了,吃了上頓冇下頓,可老鄉們,都是把好東西拿給了自己。

所有的學生加在一起,坐不滿一個教室,數著數著,到自己走到時候,就剩十幾個孩子了!

此刻,這些記憶慢慢浮現起來。

“怎麼這麼多年了,孩子們上學還是如此困難呀,山路太難走了!”

高教授低吼著,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身後的子女們趕忙起身,過來扶著父親。

“爸?您冇事吧?”

“您坐下,坐著看!”

“我去給您倒杯水。”

子女們急著說道,高教授卻是大手一擺,激動地喊了起來:

“這個節目你們好好看,為人師表的,都應該像小杜一樣,有著奉獻的精神,我也不如她呀,離開大山的時候,還在竊喜,可憐的老鄉們,我對不起你們湊出來的紅麵啊!”

“爺爺!”

叫楠楠的小女孩站了起來,抿著嘴,也紅了眼眶。

說完杜問春的事蹟後,韓睿文直接站了起來,麵對著鏡頭,醞釀了片刻情緒,又激動地說起。

而專訪節目,也來到了最高漲的點。

“米興生,四年級的孩子,爹媽務農後,家裡剛滿一歲的弟弟就冇人看了,他每天要揹著弟弟去上學啊!中午的時候,還要往返一趟,給弟弟做飯。

一趟就是兩公裡的路程呀!

小山,這個孩子,連自己的大名都冇有,放學之後,家裡還有數不清的農活要乾,可孩子次次都是年級第一。

突然有一天,家裡的羊丟了,他爹連夜去找,就再也冇有回來過,孩子從此就不去上學了,乾起了他爹的活。

小山這孩子,太成熟了,跟小大人一樣,唉...我跟田經理...跟田經理,一次性出完他的學費及學雜費後,還孩子撲通一下,給我們跪了下來。

就跪下來了,哎呀,真是太難受了,你們說他該有多喜歡上學呀。

郭建平,這個孩子最特彆了...

石聽春...

相秀華...

白采薇...”

韓睿文說著一個個孩子們的故事,故事清晰地呈現在觀眾們的腦海中,是具體的,更是不敢多想的,這樣的苦日子,其實心裡都是知道的。

這些事,關槐蘭是提前知道的,但此刻還是忍不住地哭了起來,婦人眼皮子軟,最後如同孩童一樣,放聲大哭起來。

庚英毅直直地坐著,但緊咬著牙齒,臉部的肌肉緊繃著,在剋製著一些情緒。

在巫宏俊的家裡。

郝秀梅也是一名教師,杜問春的事蹟更是能感染到她,紅著眼眶,推了推巫宏俊,哽咽地問道:

“這花朵服飾給杜校長那裡捐了多少款,那周於峰掙那麼多錢,可不能小氣呀!”

“那所學校捐的是最多的,放心,孩子們的問題都解決了。”

巫宏俊沉聲說道。

“這還差不多,這些故事,明天我要講給班上的學生們,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

郝秀梅低語道,忽然在這一刻,對周於峰的那些怨恨,全部消失。

在電視機裡,韓睿文講完最後一個孩子的故事後,低著頭安靜了下來,畫麵定格在那裡,冇有一點聲音,並且一動不動。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住了,而且,觀看電視的人們,在此刻也是極為安靜的,隻有抽搐哽咽聲。

安靜的這幾秒,幾乎讓人窒息,心情變得越發沉重。

“睿文,後台休息一下吧。”

片刻後,主持人纔是紅著眼眶站了起來,拍著韓睿文的肩膀,又說道:

“接下來,由花朵服飾的職工,盧恩予給大家帶來一首歌曲,《愛的奉獻》!”

燈光暗淡了下來,隨之一位穿著白衣的女生走了出來,站在演播室的中間,深深地鞠了一躬後,又閉上了眼睛。

隨之,音樂緩緩響了起來。

“這是心的呼喚,這是愛的奉獻,這是人間的春風,這是生命的源泉。

再冇有心的沙漠,再冇有愛的荒原,苦難也望而卻步,幸福之花處處開遍。”

隻是簡單的這幾句,盧恩予就哭了起來,所以在唱**的時候,聲音裡帶著哭音,帶又很有力。

“啊!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間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啊!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間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簡單的旋律,簡單的歌詞,可每一句,都充滿了意義!

高教授在盧恩予唱第二遍旋律時,跟著哼唱了起來,老人緊握著拳頭,有了頭皮發麻的感覺,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那些子女們,包括叫楠楠的小女孩,也跟著唱了起來,簡單的旋律,在屋子裡響了起來!

黑子安靜地坐在一邊,流出了眼淚,少年柔軟的那一麵,被勾勒出來,原來,自己所在的廠子,竟然是如此的偉大。

再冇有心的沙漠,再冇有愛的荒原!

各個城市的角落裡,人們哼唱起了這首簡單的旋律,有的大聲,有的小聲,有稚嫩的童聲,也有渾厚粗獷的漢子聲。

融合在一起,那一聲“愛”字,變得有力!也更加充滿了愛!

當歌曲落下帷幕,叫盧恩予的女生,鞠躬離開時,人們記住了她好看的麵容,奇怪的名字,以及花朵服飾職工的身份。

接下來的采訪,大多數是主持人在敘說著整件事情,最後鏡頭又落在了韓睿文身上,見她長籲一口氣後,緩緩說了起來:

“再次我要特彆感謝花朵服飾和夏為外貿,是他們在默默地做著這些事情,當時想要邀請負責人來專訪時,他死活不願意來。

他說,他把愛奉獻出去,可以看到孩子們的笑臉就足夠了,這是他最大的收穫。

而且企業裡製定的計劃中,給孩子的捐款是要年年增多的,感謝你們,有你們愛的奉獻,讓孩子們感受到了更多的愛!”

韓睿文和主持人同時鞠躬,專訪的欄目也隨之結束,但由此帶來的意義,卻是無限擴大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