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 第895章 欠得太多

-“白巧明,你介紹信呢?”

在周於峰唸到第一個人的名字時,之前的婦人舉手往前靠了靠,用力點著頭,連忙說著:“介紹信在這,就是石支書幫我開的。”

婦人小心翼翼地把一張白紙遞給了周於峰,後者仔細地看了起來,白家莊村大隊的紅章清晰地蓋著,標註的同誌人數,正是婦人與她的愛人。

雖是在84年4月的時候就頒佈了華夏居民的身份證,但普及度隻到了城市地區,且大多數是有正式單位的同誌,戶口簿和介紹信依舊是主要證明身份的方式。

“戶口簿也帶了吧?”

周於峰又問道,婦人隨即從衣服內兜裡拿出了大紅封皮的戶口簿,一併遞給了他,同時在一旁解釋起來:

“俺家裡七口人,我跟我這口子來這裡後,家裡的牲口,就隻能讓孩子們餵了,年輕人粗心,我真擔心把幾頭豬給折騰出病來。周廠長,錢的事,您今天可一定要給到我們呀!”

“嗯,覈對清楚後,一定會給把錢給到你們手裡。”

周於峰仔細頂對了一遍後,便把介紹信和戶口簿還到了叫白巧明的婦人的手裡。

“總共是欠你七萬,在一旁等等,一會跟著我去銀行取錢。”

周於峰說了一句安心的話,婦人連忙彎腰一個勁地致謝。

安頓好這一家後,周於峰便喊起了下一個人的名字,村民們紛紛往前湊著。

“白貴芳,你家三萬...”

“白連連,你家一萬兩千塊...”

看著周於峰與村民們覈對著資訊,讓沈自染的心裡更是過意不去,本來脾性就正,父親的事還擺在那裡,到最後人家還是一碼歸一碼了。

尤其是那一聲“把手放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沈自染會在此刻,一直想著這句話,也在當時的那一瞬間,有了很大的安全感。

望著周於峰與村民們嚴厲地說著話,心裡有了很大的依靠,他肯定能處理好這事的。

“呼...”

沈佑平長長地籲了一口氣,老人又豈能不明白周於峰這小子為自己做的這一些,能夠如此妥善地處理這件事,那一份名單,肯定是下了很大功夫的。

“於峰,你這樣做,讓我哪有臉去見你,沈佑明的事,我家欠你的太多了,還有沈自強,盜版磁帶的事,可是給你的企業造成了損失...”

老人細細想著這些事情,眼眶在此刻軟了下來,微微地發紅。

但現在沈佑平這一家人心裡都是非常踏實的,哪裡還有底氣喊出“不用幫忙”類似的話,這些村民們在屋裡住的第一晚,就已經讓他們的情緒到了崩潰的地步。

“那個...於峰,你渴了吧,孩子,實在是太辛苦你了,阿姨去給你倒杯水去。”

過了片刻後,曲貴餓討好地喊了一聲,連忙跑到了廚房裡,迅速倒了一杯可以直接喝的溫水後,雙手給周於峰端了出來。

“先不用了。”

周於峰扭頭看了曲貴餓一眼,淡淡說了一聲後,便繼續與村民們覈對資訊。

婦人也不絕對尷尬,笑了笑後,端著杯子走到了蔣小朵的身邊,又關心地說道:

“小朵,你快喝一口水吧,溫的,剛剛好,阿姨瞧見你的嘴唇都起皮了。”

“哦...謝謝曲姨了。”

蔣小朵接過了曲貴餓遞過來的水杯,心裡是很不適應婦人的這副樣子的。

之後沈佑平、曲貴餓等人,就坐在沙發這一邊,看著周於峰處理這件事。

大概在四十分鐘之後,周於峰覈對清楚了手裡的名單,所欠的金額,與當時白支書說得一樣,而再一次聽到所欠這麼多錢時,曲貴餓心裡還是不免得緊張了起來。

婦人會胡思亂想,這周於峰不該會突然就撂攤子不幫了吧?那沈自強就徹底完了!

“行,那就覈對清楚了,大傢夥跟我去銀行,一會把欠大家的錢給結了。”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收起名單打算走出屋子時,一道不善的聲音喊了起來:

“什麼意思?怎麼冇有念我的名字?那沈自強可是讓我投資了三萬塊!”

隨之一個漢子麵露凶色地擋在周於峰身前,直直地瞪著他。

而在下一刻,黑子當即就站在了漢子的身後,少年緊緊地握著拳頭,這人要是敢對周廠長動一下,就會立馬用拳頭砸在頭上!

“剛剛還冇唸到誰的名字?”

周於峰掃了眼眾人,卻是這樣問了起來,表情從容,也忽視了眼前麵露不善的漢子。

“還有我!”

人群中又有一個男人舉手站了出來,同樣是一副不悅的表情,同時不悅地說道:

“沈自強欠我三萬五千塊,你為啥不念我的名字,什麼意思?”

“就你們兩個冇有念?”

周於峰依舊是語氣平淡的問道,見冇有其他人回答後,看向了身前的兩人,接著問道:

“沈自強給你們的欠條呢?”

“在這呢,白底黑字紅手印摁著,這還能有假嗎?必須把錢還我,誰不讓我活,我也不會讓誰好活!老子跟他一命對你命!”

漢子衝著周於峰怒吼了起來,身子往前挺著,一臉的戾氣,像是要打周於峰似的。

”老子是看你想死!不想活了,老子先跟你對命!來,過來,跟我對命!“

黑子立即暴戾起來,上前抓著漢子,而那漢子也推了黑子一把,兩人立即拽住對方,推搡著,身子靠在箱櫃上,把擺著的花瓶碰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看到這陣仗,蔣小朵立即就慫了,快步走到周於峰身後,拉著男人的胳膊,想讓他往後站站!

曲貴餓、沈子染也同樣擔心地望著周於峰,有些個彆村子裡的人,可是不講道理的,而且下手也冇個輕重,萬一要是一衝動了,那就事大了。

倒是沈佑平,老人什麼樣的陣仗冇見過,還往洪水裡跳過,你要是胡亂,還真能製得了你。

立即大步走到的了周於峰的身前,一臉肅穆地瞪著推人的漢子。

“來!借條!”

周於峰立即惱火了,從漢子手裡拿過了借條,轉而看向另一個人,蹙著眉頭說道:

”看看你的借條!“

另一個男人愣了愣,但很快在口袋裡翻找起了借條,同時埋怨地說著:

“當時沈自強私下找的我們兩兄弟借的這錢,也是看在他父親是大領導的份上,我們才塌心把這錢借給他的,現在腸子的悔青了!”

男人此刻心虛了起來,把借條遞到了周於峰的手裡,呼吸都變得沉重了。

周於峰看清楚借條上的人名字後,直接把借條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裡,伸手一把揪住了剛剛發火漢子的領口,力氣很大,讓其當下就掉了幾個鈕釦,怒目圓睜地警告道:

”就是你們兩個了,白支書特意跟我交代過,讓我提防著你們,冇想到你們還真敢來,知道這裡是哪嗎?機關乾部的家裡!“

下一刻,周於峰更加用力拉了把漢子的領口,使其彎了腰,而剛剛的話,也嚇到了鬨事的兩個男人。

隻聽得周於峰繼續說道:

”欠的這些錢,局裡的同誌們已經開始覈實了,你們以為字體能模仿得完全一樣,做夢!現在你們是在詐騙,是在犯罪,知道什麼性質嗎?“

”欺詐華夏公務人員!是嚴打的對象!“

最後的一句,周於峰一字一頓地說道,而一旁的男人,其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還就怕逮不住你們,你以為你現在是在哪?還是在你們村裡?由你們胡來?告訴你,嚴打的就是你們這些人!”

周於峰又是有力的一聲,下一刻,被拽著的漢子徹底慌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流了下來。

“我去通知局裡的人,讓他們來抓人,證據確鑿,一定要嚴肅處理這個問題。”

沈佑平這時也沉聲警告了一句,轉身準備往電話旁走的這一瞬間,漢子一擺手,掙脫開周於峰後,立即往著門口跑去。

隻見他慌亂地打開門,衝出屋子後,在樓道裡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而還留在屋子裡的另一個男人,愣了幾秒後,哆嗦地也跑了出去,連滾帶爬地下了樓。

這個年代裡,人們普遍的認知,認為隻要是當下跑掉了,那也就冇事了,而周於峰也不會浪費時間,去糾纏這些小事,不要被騙了就行。

“呼...”

蔣小朵這才長長地籲了一口氣,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手心裡已經全是汗了。

沈自染直直地看著周於峰,心裡雖是很擔心,但此時心頭湧起的感覺很奇怪,就是喜歡那個男人的這一股勁!

“誒呀!”

可下一刻,沈自染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否決了這種感覺,開始深深地軌跡起來,可目光依舊是落在周於峰的身上。

“沈叔,我先跟村民們去銀行,有什麼事,我們電話聯絡。”

周於峰看著沈佑平說了一聲後,轉身準備離開時,沈佑平快步走過來,連忙問道:“於峰,我陪你一起去吧,欠你多少錢,我心裡要知個底,這些錢我一定會...”

“好了,沈叔,我一個人去,你跟著反而不方便。”

周於峰沉聲說了句後,便大步出了屋子,男人心裡想的很細,不想讓風言風語地胡亂傳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