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酒劍四方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銅球黃狗

酒劍四方 第六百八十四章 銅球黃狗

作者:涼涼不加班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8 17:56:15

-

[]

凡是身在宣化城裡頭閒逛過幾載的外人與城中人,都曉得走到宣化城西北角最為不起眼的牛衣巷,再接連朝南走過兩家苟延殘喘的凋敝破敗鋪子,穿過幾家早已人去屋空的老宅,便是能瞧見條尾尖泛黃通體烏黑摻白的老狗,窩在一處鋪麵門前,鋪麵常年半掩大半鋪門,需先遞給老狗些吃食,那皮毛日益稀疏,且額間已現白的老狗,纔會心不甘情不願站起身來,使前爪撓撓鋪門,而後纔是有人開門迎客。

雖然地角偏僻至極,可這鋪麵當中的藥材,卻是頂齊全,上至刀劍槍棒硬傷,或是吊住性命老參,下至小二夜啼風寒,磕碰崴腳,藥材藥方,皆是上上品。

藥鋪掌櫃的年歲奇大,且從不挽髻,常年皆是灰髮披散,壓根不似是位手段高明的郎中,卻似是置身山林中飲露食風的閒散老叟,不過周身藥材滋味卻極濃鬱,大抵也是身前左右常年環繞藥材,故而多年來熏出的一身藥香,稍稍使得這位性情古怪且言辭凶頑的老者,略微沾染了些古雅氣。但人人登門尋藥求方的時節,都多少要被這位老掌櫃冷嘲熱諷罵上幾句,原是宣化城富庶,大多都是懈怠於修身健體,許多還未至而立的年少之人,大多就已然為酒色將身子骨掏得虛浮,落在行醫數代的老掌櫃眼裡,當然免不得要捱上頓奚落,更何況口舌能耐高明,常是罵得旁人啞口無言,麵紅耳赤,尚不敢得罪這老郎中。

更莫要說宣化城中習武人數目也不在少,許多練外家拳路,或是研習剛猛刀槍路數的莽漢,不論平日裡同人切磋比鬥,還是練武運招的時節,都早已是習以為常,身在江湖當中,誰人不曾捱過幾回狠傷,但每每前來這藥鋪的時節,也皆是難承這老郎中堪稱尖酸刻薄言語。身在牛衣巷中同老郎中相熟的許多街坊鄰裡,都已是見怪不怪,隔三岔五就能瞧見幾位背刀挎劍的莽漢,忐忑走入藥鋪,過不多時便是蔫頭耷腦,或是滿麵怒容離去。

不少人猜,這位老郎中見過的江湖人何其之多,大概是寥寥數語就將旁人招法當中不高明的地界皆儘點出,外家剛猛力運渾身,倘若是不甚高明的拳腳功夫,難免要傷己,或是三天兩日肩窩不舒坦,要麼時常筋骨隱痛,總是不得安生,至於刀槍兵刃章法路數,則與前者並無多少差彆,同樣是久則傷長則損的定數,依靠老郎中的本事,想來瞧出章法當中損耗自個兒體魄的劣處,並不吃力。

故而無論登門來訪醫傷的武人,還是前來詢醫治病,調理身子的城中人,便是背地裡給這位孫郎中,取了個鬼見愁的彆稱,麵上恭敬,背地裡卻是相當憤恨孫郎中這張無話不說的口舌,隻是苦於這鋪麵當中藥材著實品相上佳,二來郎中的醫術,實在是城中最高明。

前兩載,孫郎中收了位學徒,但出乎旁人預料,這位難得令孫郎中都眉開眼笑的徒兒,竟也不過是垂髫年紀,興許同歲孩童尚在街心玩耍,這位不知家住何處的孩童,卻已然隱隱有些自矜意味,每日至多便是走出鋪麵來,將枚奇古舊的竹簡擱在兩膝上,逐字逐句讀將下去,很是惹人生憐,卻不曉得因這分明是垂髫歲數,滿臉老成,引得多少周遭人前來遞上些許吃食。

今日雨水綿密,但孩童仍舊是早早醒來,身披一件比個頭還要高些的蓑衣,磕磕絆絆走到鋪麵外,卻並不抽出竹簡,也不曾有賞雨的心思,反而是冒著綿密雨絲,費勁地將蓑衣褪去,披到門外那頭老狗身上,自個兒則是快步走到門前一處廢棄涼亭當中,瞧著那條老狗抖去渾身雨水,瑟縮到蓑衣下頭,臉上笑意漸濃。

雨水中有少年來,分明是擎傘,但孩童遠遠看去,望穿雨簾,覺得那少年好像不是擎著柄尋常傘,而是手握刀劍,步步而來。

“小銅球,你師父可曾在?”

少年走進前來,一身黑衫並不曾被雨水打濕,笑眯眯看了眼孩童,與蓑衣之下重新安眠的老狗,呲牙搓搓孩童鬢髮。

孩童是宣化城外之人,同那等自幼前去商鋪酒樓或是其餘行當中學徒的孩童一般,要麼便是雙親早逝,要麼便是家境過於貧寒,隻不過孩童歸屬後者,分明是前去學孫郎中的本事,但一向心性古怪的孫郎中,卻是每月都要送予孩童雙親不少銀錢,理由卻是這孩童天資數輩難尋,自個兒教他,本就是耽擱孩童的出息,於心有愧。本就是窮鄉僻壤中好容易得子,依規矩當然要取些賤名,纔好養活,不至於少年夭折,便是取了個王銅球的乳名,孩童麪皮五官端正得緊,隻是這兩載間隨自家師父前去山中溪澗采藥,稚嫩麪皮風吹日曬浸了些底色,反倒是越發如那乳名中所雲,像極銅球。

孩童乃是天生四平八穩的脾氣秉性,但唯獨聽不得這小銅球三字,多半是因曾被城中孩童取笑過,聞言麪皮當即便是皺起,可又想起自家師父當初同自個兒言語過,這位姓雲的少俠能耐過人,如此多年來都是不曾遇上身修如此精妙內家拳的後生,這纔將手頭攥的那枚土塊悻悻扔到一旁,冇好氣翻個白眼。

“師父昨日便唸叨著,大概雲少俠該前來取醒酒湯藥了,今兒個本該進山采藥,卻是為等人耽擱下來,反而陰差陽錯躲了這場急雨,便不同你生氣了。”

少年煞有其事躬身抱拳,依舊是笑眯眯的模樣,“那還得謝過小郎中,到時候若是學成,定要親自上門,討個開門方子。”

明明孩童很是受用,卻偏偏裝成那寵辱不驚的模樣,也是恭恭敬敬回了個禮,不過窺見少年目光當中揶揄狡黠意味,當即又很是厭煩,剛要冒雨回鋪麵,肩頭卻是多了一柄傘。

“兩步遠近,我是閒人,就算是淋雨染風寒也耽擱不得什麼,可彆將你這小銅球淋了雨,到頭耽擱學醫,那纔是罪過。”

孩童一怔,剛要說兩句好話,又是瞧見少年不懷好意接連唸叨了好幾回小銅球,當即也就冇了道謝的心思,膩味得很。“孫大掌櫃,近來生意可還算說得過去?”

少年似乎同掌櫃很是相熟,邁步走到屋中的時節,恰好瞧見位披頭散髮的老者,正將藥櫃翻得雜亂,藥羊蒿滿山紅鋪展遍地,一窩虎懷牛膝雜亂無章,入屋時節,少年都是一愣,險些當成是這藥鋪遭劫,好容易纔是瞧清那位孫郎中正忙得焦頭爛額,恨不得將整座藥櫃都翻個底掉。

“你雲仲又何時知道個生意經了,”到底是當了許多年月郎中,屋舍當中嗆鼻藥材滋味,連少年都是忙不迭掩住口鼻,而那滿頭灰髮的老者卻是舉止如常,照舊是罵道,“這纔來宣化城幾月,醒酒湯藥拿的反倒越發勤快,再這般下去,哪怕是神仙傳的一手內家拳活絡筋骨強身養體,都未必救得了你小子肝膽,小小年紀,不學好。”

聽聞這話少年咧嘴,索性就直接坐到老者平日裡那張太師椅處,搖頭晃腦。

“這話小子不認,見過許多天底下不公事和醃臢伎倆,又無奈本事冇那麼高,緩解不得,就隻好睡著了糊塗,醒著也糊塗。”

見老者壓根不打算搭理自個兒,少年頓覺無趣,便是坐直身子,看向老者背影。

“我猜掌櫃的翻箱倒櫃,是找尋一味不算是藥的稀罕藥。”

“藥名喚作汀蘭草,不能治病去疾,隻算是個玩物,故而這方藥鋪之中,即使是有,也算是壓箱底,您老的鼻子,當初靈得能聞出我是自打走雲川上下來的,找尋藥材,又豈能如此費力。”

老者好像冇聽著少年說話,隻是又翻找一陣,才取出枚碧綠藥草來,微微皺皺眉頭,而後纔看向少年。

“醃臢伎倆,早就見怪不怪,老朽隻管救人治病,可從來不管世上的種種事,再說回來,誰又能管得過來,誰又有那麼大能耐。”

“兩碼事,況且管不了的,隻能當成是自個兒本事不濟,管得了的,如何都要試試,”少年接話接得卻是雲裡霧裡,“黑衣裳那位的路走了走,其實也很不錯,但我還是想試試,紅衣服那位走路的法子,到底能不能行。”

“最不濟,讓人家自己選選路該怎麼走,想怎麼走,倘若事事都是要趨利避禍,走旁人認為最適宜最舒坦的那條,豈不是太過於無趣了,那話怎麼說來著,哪怕是硬撞南牆,也好過隨他人意願,走得無起無伏,穩穩噹噹,真要人人都沿雙親前輩所指的道走,就跟雨後虹光唯獨一色那般,人人都不像自己。”

“所以不論是得罪誰,踩了誰人家中的雷池,在下都打算試試。”

分明是雲裡霧裡,聽來同老郎中不相乾的言語,少年說罷過後,老者卻是沉沉歎了一口氣,將那枚汀蘭擱在桌中,自顧收拾藥櫃。

並未去看此時少年,渾身有股青光一閃而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