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日點擊
張小凡
張小凡 作者:振濤 分類: 都市 57911 人在讀
品麵相啊,若是我猜的冇錯,再不久後你將會遇見一個命中註定人。”隆隆發動的火車上,其中一節乘客比較稀少的火車廂上,一名穿著樸素,相貌略有一絲俊朗的少年正帶著一臉笑意跟坐在他對麵的美女聊著天。少年名為張小凡是深山出來的農戶孩子,這一次坐上這輛前往楊海市的火車是打算完成他爺爺交代給他的事情。張小凡的對麵坐著一名美女,她身穿紅色低領t恤,下身穿著白色的超短裙,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瓜子臉蛋上的精緻五官簡直無可挑剔,彷彿上天打造的一般。美女這一次陪同她叔叔去黃山求醫的,隻不過卻未果失望返航。坐上這輛長途的火
最新更新: 第3694章 斬三魂
超級保安在都市
超級保安在都市 作者:百步飛劍 分類: 玄幻 56936 人在讀
雇傭兵王陳揚迴歸都市,隻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
阮羲和斐野小說
阮羲和斐野小說 作者:阮羲和斐野 分類: 都市 55557 人在讀
甜蜜裡,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誌力控製自己冇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籲籲的伏在她肩膀上平複著自己的氣息。隻有在她身上,他纔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纔惑人的迷離褪的一乾二淨,清冷且不帶絲毫情緒。他輕輕擁著她,聲音還帶著些許喑啞:“怎麼過來等我了?”“我。”阮羲和話還冇有說完,那邊烏央烏央出來一群男孩子,都是斐野籃球隊的兄弟們。“野哥,嫂子好!”廖霏遠率先打招
手持係統談戀愛阮羲和
手持係統談戀愛阮羲和 作者:阮羲和斐野 分類: 玄幻 52397 人在讀
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麵巨大的液晶屏,螢幕裡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訊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著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裡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著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不要走開,媽媽去給你買你最喜歡吃的抹茶冰激淩,好不好?”小女孩水潤的眸子裡,微微起了一絲波瀾,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冇有說,手指抓緊了小兔子玩偶,乖巧的對媽媽笑,是全然的信賴與眷戀:“好,和和等
墨少寵妻好凶猛
墨少寵妻好凶猛 作者:墨靖堯喻色 分類: 仙俠 51815 人在讀
生日當天,她被包婚姻嫁給了一個垂死之人。她摸了摸丈夫的臉,滑膩如脂的手感不要太好。這樣的美男子要是死了實在太可惜,於是,她趁著他還有口氣直接把他大變活人。從此,本著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的原則,她遇渣他幫她虐渣,她惹桃花他狠掐桃花。終於有一天,她忍無可忍,“墨少,你太閒了吧。”墨少隨手關燈,“老婆,努力生寶寶就不閒了……”
最新更新: 第1828章 變數。
葉靈盛君烈小說叫什麼名字
隱婚三年,她的肚子始終都冇反應,婆婆罵她是不會下蛋的雞,小姑說她是掃把星。原以為老公至少站在自己這一邊,卻冇想到老公遞來一紙離婚協議書——“離婚吧,她回來了!”離婚後,盛君烈陪初戀孕檢,竟撞見前妻帶著三胞胎做兒保,他發瘋般嘶吼:“他們是誰的孩子?”
最新更新: 第1612章
秦安安 傅時霆傅家三少爺全文免費閱讀
色烏青,猛地後退幾步。“安安......不對......嬸嬸,太晚了,我就不打擾您和叔叔了!”傅夜辰身體狂冒冷汗,踉踉蹌蹌逃出主臥。秦安安看著他落荒而逃,心臟猛地收緊,身體也止不住微微顫抖。傅時霆醒了嗎?!不是說他要死了嗎!她想開口跟他講話,可是發不出聲音,想走近看看,腳卻像定在了地板上。未知的恐懼將她裹挾,她不由後退......朝樓下跑去!“張嫂,傅時霆醒了!他睜開眼睛了!”張嫂聞聲,連忙上樓。“太太,先生每天都會睜眼睛。但這不代表他甦醒了。你看我們現在說話,他完全冇反應。”張嫂歎氣,“醫生說
最新更新: 第1953章
阮羲和小說
阮羲和小說 作者:手持係統談戀愛 分類: 都市 47111 人在讀
在這種甜蜜裡,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誌力控製自己冇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籲籲的伏在她肩膀上平複著自己的氣息。隻有在她身上,他纔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纔惑人的迷離褪的一乾二淨,清冷且不帶絲毫情緒。他輕輕擁著她,聲音還帶著些許喑啞:“怎麼過來等我了?”“我。”阮羲和話還冇有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著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裡。“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隻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裡滿世界裡隻有她一人。